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您好,欢迎来到生活问答 [登录] [免费注册]

艰难的旅程——驴行黔东南(二)

艰难的旅程——驴行黔东南(二) | | 驴行黔东南(二)艰难的旅程



从朗德出来,下一个目的地是黎平。



从凯里往南,是走雷山-榕江-丛江线路,还是走黎平-肇兴-地坪线路,颇让我费了一番思量。前一线路走的人多一些,路况可能也好一些,但从搜集到的资料上看,我觉得肇兴的侗寨可能更具特色,况且还想去看一下地坪的花桥,所以最终决定走后一线路。原曾打算从朗德搭过路车去黎平,但凯里汽车站的售票员告诉我们现在去黎平的车多不走雷山,且出发时总是满员,最好从凯里出发,我们只好从朗德再返回凯里,又走了一次回头路。



我们坐的是下午1:30的车,预计7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先走了一段高速,从三穂下高速后开始走山路,路不宽,但修得还算平整,只是一个弯接一个弯地绕。不久,车突然出故障了,司机停下说只能等下一趟3:30的班车过来拉我们走。本来就担心到黎平太晚,这一下肯定要半夜才能到了,虽是万般焦虑,却又万般无奈,只好百无聊赖地一边叹息太过倒霉,一边又庆幸幸好后面还有当天的最后一班车,不然我们只能在路边过夜了。



等车的时候,跟旁边一位女孩聊了两句,她竟然是地坪中学的老师,因黎平文化艺术节开幕,地坪是分会场,她要从台江的老家赶回去组织学生参加活动。我兴奋地向她打探地坪花桥的信息,一问之下大失所望,原来的桥前几年被洪水冲垮了,现在的是去年才修好的。这不仅让我开始怀疑选择这条线路是否正确了。



好不容易等来了班车,是卧铺车,比我们原来坐的车豪华多了,能容三四十人的车上只拉了十几个人,我们每个都能有一个铺位,还能看DVD,原车司机开玩笑说我们是因祸得福。但躺了一会就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坐着还好一些,躺着时车一转弯整个身子来回晃,一会就晕了。可怜全程几乎全是弯道,本地人可能习惯了,我们几个却一个个全被晃成了醉虾,头昏眼花,恶心欲吐,吃了晕车药都不管用。



好歹熬到晚上十点多,终于到了黎平县城,却发现当天刚好是黎平第二届侗族文化艺术节暨全国首届自驾游旅游节开幕,全城宾馆几乎都已经客满了。在凯里没有为住宿发愁,想不到到了一个县城,却体会到了黄金周的紧张感。转了将近一小时才找到住的地方,我们都已经筋疲力尽,街上餐馆也大都已关门,只好简单吃碗方便面倒头睡下。



经历这么一番折腾,朋友来时的兴奋劲已消失殆尽,我也为让他们两口受这样的罪而颇不心安。下一阶段据说路更差,我和妻都喜欢疯玩,什么样的苦都不在话下,朋友夫妇却肯定受不了。好在黎平有机场,每周有三班飞机飞贵阳和桂林,第二天刚好有一班。第二天一早,我提出他们先坐飞机到桂林等着我们,当初信誓旦旦“没什么吃不了的苦”的朋友根本没有犹豫就答应了。老天也有眼,去桂林的飞机还真有空位(一开始售票员听成了贵阳,告诉我们没票,我们几个都傻了),这一下我们双方都算解脱了。



告别了朋友夫妇,我和妻自由了许多。我们计划先坐去水口的车到堂安,然后返回肇兴,第二天再去地坪。去水口的车要等一个多小时,忽然看见站外有辆去肇兴的车,一转念就上去了,反正就我们俩,信马由缰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因为上了这趟车,我们后面的旅程产生了戏剧性的结果。在车上和一位戴“共青团黎平县委”帽子的小伙子聊了起来,也真是巧,他就是肇兴上寨的,姓陆(肇兴仁义礼智信五个寨子的侗民全称陆),在黎平的艺术学校里学习侗族歌舞,曾来北京演出过,昨天参加艺术节开幕式的汇演,现在回家想看看寨子里的演出缺不缺人手,运气好的话可以赚些演出费。他说寨子里的人很多都搞民俗接待,他家本来也准备搞,但因资金不足,房子进度慢了些,没赶上这个黄金周。还说周边村寨的人他大多都认识,随便谁家他进去都能吃上饭。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便提出能不能由他带着我们玩,方便的话最好能在家里吃饭――我们想深度体验一下侗民的生活。我本是试探性的,不想他却一口应允,真让我有点喜出望外。



(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0-23 19:29:36编辑过]